最高院:拆遷典型案例

作者:尚道君 來源:尚道房地產維權網 發布時間:2019/5/20 11:36:42 點擊數:
導讀:張輝律師代理的征收拆遷案例被最高人民法院作為典型指導案例。

最高院:征收拆遷案例


張輝律師代理的征收拆遷案件被最高人民法院收錄為典型案例
王風俊訴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拆遷補償安置行政裁決案
(一)  基本案情

2010年,北京市房山區因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項目建設需要對部分集體土地實施征收拆遷,王風俊所居住的房屋被列入拆遷范圍。該戶院宅在冊人口共7人,包括王風俊的兒媳和孫女。因第三人房山區土儲分中心與王風俊未能達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第三人遂向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以下簡稱房山區住建委)申請裁決。2014年3月6日,房山區住建委作出被訴行政裁決,以王風俊兒媳、孫女的戶籍遷入時間均在拆遷戶口凍結統計之后、不符合此次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中確認安置人口的規定為由,將王風俊戶的在冊人口認定為5人。王風俊不服訴至法院,請求撤銷相應的行政裁決。

(二)裁判結果

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王風俊兒媳與孫女的戶籍遷入時間均在拆遷戶口凍結統計之后,被訴的行政裁決對在冊人口為5人的認定并無不當,故判決駁回王風俊的訴訟請求。王風俊不服,提起上訴。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八條第一款第三項有關“用地單位取得征地或者占地批準文件后,可以向區、縣國土房管局申請在用地范圍內暫停辦理入戶、分戶,但因婚姻、出生、回國、軍人退伍轉業、經批準由外省市投靠直系親屬、刑滿釋放和解除勞動教養等原因必須入戶、分戶的除外”的規定,王風俊兒媳因婚姻原因入戶,其孫女因出生原因入戶,不屬于上述條款中規定的暫停辦理入戶和分戶的范圍,不屬于因擅自辦理入戶而在拆遷時不予認定的范圍。據此,被訴的行政裁決將王風俊戶的在冊人口認定為5人,屬于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二審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及被訴的行政裁決,并責令房山區住建委重新作出處理。

(三)典型意義

在集體土地征收拆遷當中,安置人口數量之認定關乎被拆遷農戶財產權利的充分保護,準確認定乃是依法行政應有之義。實踐中,有些地方出于行政效率等方面的考慮,簡單以拆遷戶口凍結統計的時間節點來確定安置人口數量,排除因婚姻、出生、回國、軍人退伍轉業等原因必須入戶、分戶的特殊情形,使得某些特殊人群尤其是弱勢群體的合理需求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合法權益得不到應有的保護。本案中,二審法院通過糾正錯誤的一審判決和被訴行政行為,正確貫徹征收補償的法律規則,充分保護農民合法權益的同時,也體現了國家對婚嫁女、新生兒童等特殊群體的特別關愛。

 (三)裁判文書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14)二中行終字第1289號

上訴人(一審原告)王風俊,男,1957年6月17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張輝,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 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區。

法定代表人曹磊,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文琦,北京元輔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劉潔,女。

一審第三人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房山區分中心,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區。

法定代表人楊玉波,主任。

委托代理人朱啟柱,男。

上訴人王風俊因訴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以下簡稱房山區住建委)拆遷行政裁決一案,不服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所作(2014)房行初字第206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4年11月18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王風俊及其委托代理人張輝、被上訴人房山區住建委的委托代理人王文琦、劉潔,一審第三人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房山區分中心(以下簡稱房山區土儲分中心)的委托代理人朱啟柱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經房山區土儲分中心申請,房山區住建委于2014年3月6日作出京房建裁字(2014)第10號《裁決書》[以下簡稱(2014)10號《裁決書》],主要內容為:房山區住建委經調查查明,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因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項目建設需進行房屋及附屬物拆遷,取得了《房屋拆遷許可證》拆遷許可證號為京建房拆許字(2010)第94號,拆遷期限為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9月7日,許可證已延期。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制定了《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該方案對宅基地認定、拆遷補償、搬遷獎勵補助、回遷安置等做了規定。王風俊為房山區,住房山區,王風俊全家在該宅院在冊人口共五人,為王風俊、安秀英(王風俊之妻)、王松華(王風俊之長子)、王立影(王風俊之兒媳)、王清華(王風俊之次子),五人戶口均為非農業戶。王風俊全家的房屋在被拆遷范圍內,宅基地面積237.9平方米,拆遷正式房屋建筑面積216.6平方米,另有其它回水井、棚子等地上附屬物。經北京瑞歐房地產評估咨詢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瑞歐評估公司)評估,王風俊全家的房屋重置成新價格172544元,宅基地區位補償價格30萬元,其它補助費4332元。王風俊全家拆遷補償款共計556392元。根據《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王風俊家給予一個宅基地困難補助12萬元整。王風俊在接到評估報告后未提出書面復核申請。在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向房山區住建委遞交裁決申請書前,王風俊未簽訂拆遷補償協議,未搬遷。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提供用于執行的符合居住條件的房屋,房源地址為房山區佛子莊鄉上英水等村山區煤礦關閉險戶搬遷定向安置用房項目一套。

房山區住建委認為,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因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項目建設需進行房屋及附屬物拆遷,依法取得了《房屋拆遷許可證》,其拆遷行為合法,制定的《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南區)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拆遷補償標準符合《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和《房山區集體土地房屋拆遷補償辦法》的規定,房山區土儲分中心要求被申請人搬遷騰房、給付被申請人拆遷補償款的請求應當給予支持。王風俊未在規定的搬遷期限內簽訂拆遷補償協議,未搬遷,不應享受提前搬家獎勵等優惠獎勵。依據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扣除提前搬家獎勵費和工程配合獎后,按評估結果,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支付王風俊全家拆遷補償款556392元。關于購買定向安置房按照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定向安置房優惠購房建筑面積均價為2000元/平方米,定向安置房每人享受40平方米優惠購房建筑面積。王風俊全家共五口人,可享受以優惠價格購買定向安置房優惠購房建筑面積200平方米的資格,按均價2000元/平方米購買。王風俊可自搬遷騰房將房屋交拆除之月起18個月,獲得每月2000元的周轉費,定向安置房如屆時未達到入住條件時,仍應按該標準支付周轉費至接到安置房入住通知單止。王風俊使用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提供的周轉房(包括用于執行的房屋),應當支付申請人提供的周轉房房租費用。王風俊提出回遷安置面積最少320平方米和150萬元補償款的請求,房山區住建委不予支持。房山區住建委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十二條、第十三條、第十四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三條之規定,作出如下裁決:一、王風俊必須在2014年4月10日前搬遷騰房,將房屋交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拆除。逾期不搬遷,將依法申請有關部門強制執行。二、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提供用于執行的符合居住條件的房屋,房源地址為房山區佛子莊鄉上英水等村山區煤礦關閉險戶搬遷定向安置用房項目一套。王風俊支付房屋房租費用。三、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支付王風俊全家房屋拆遷補償款676392元。四、自王風俊搬遷騰房將房屋交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拆除之月起18個月,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支付王風俊每月2000元的周轉費,定向安置房如屆時未達到入住條件時,仍應按該標準支付周轉費至接到安置房入住通知單止。五、王風俊全家可享受以優惠價格購買定向安置房優惠購房建筑面積200平方米的資格,按優惠均價每平方米2000元購買。

王風俊向一審法院起訴稱,其位于北京市房山區良鄉鎮東羊莊村有宅基地一處,因未能和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就拆遷補償事項達成一致意見,房山區住建委于2014年3月6日出具行政裁決書一份,裁決書裁定房山區土儲分中心給予其補償價太低,使得其財產被嚴重低估,侵犯了其財產權益。其認為,其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即使面臨拆遷也應當給予合理補償,而房山區住建委的裁決書置其合法權益于不顧,使得其財產被過分低估。房山區住建委作出的裁決未能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遵循法定程序,未能給予其充分的申辯機會,故訴至法院請求撤銷房山區住建委于2014年3月6日作出的(2014)10號《裁決書》。

房山區住建委辯稱,一、因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項目建設,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取得了《房屋拆遷許可證》,拆遷補償方案、拆遷補償標準符合《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和《房山區集體土地房屋拆遷補償辦法》的規定,拆遷行為合法。二、房山區住建委依法向雙方送達了裁決相關文書,裁決程序合法,裁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綜上,請求依法駁回王風俊的訴訟請求,維持房山區住建委作出的(2014)10號《裁決書》。

房山區土儲分中心述稱,同意房山區住建委的答辯意見。

2014年9月18日,一審法院作出(2014)房行初字第206號行政判決認為,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十二條第一款、《北京市城市房屋拆遷裁決程序規定》[房管拆(2002)1116號]第二條、參照《﹤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實施意見》中第五條關于拆遷裁決程序之規定,房山區住建委作為區、縣房屋行政主管部門,依法負有對拆遷當事人之間產生的拆遷補償安置爭議進行裁決的法定職責。庭審中,王風俊提出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單方委托評估公司進行評估侵害了王風俊的合法權益。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十四條第一款、參照《﹤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實施意見》中關于“委托評估”、“宅基地區位補償價”的相關規定,房屋重置成新價的評估規則和宅基地區位補償價的計算辦法由市國土房管局制定并公布。征地拆遷的,被拆遷房屋的重置成新價由拆遷人委托有資質的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按照本市房屋評估規定評估確定;宅基地區位補償價,由拆遷人委托有資質的評估機構在區縣人民政府公布的幅度內,根據被拆遷房屋宅基地的實際情況評估確定。據此,本案拆遷方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委托評估公司對王風俊宅基地上的房屋進行評估并無不當,王風俊的上述主張缺乏法律依據,不予支持。針對王風俊提出房山區住建委對被拆遷人的人口認定存在錯誤的主張,參照《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南區)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中關于“拆、回人口的確認”的相關規定,拆遷回遷人口包括在冊戶籍內人口和不在冊戶籍外人口,以戶口凍結時統計為準。本案中,根據王風俊的常住人口登記卡可以認定,王風俊居住的北京市房山區,其中XX遷入該戶籍的時間系2012年11月7日,王子怡入戶時間為2011年11月8日,其二人入戶的時間均在拆遷戶口凍結統計之后,不符合《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南區)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中關于安置人口確認的規定,故房山區住建委對王風俊家庭在冊人口認定為五人并無不當,王風俊的上述主張缺乏事實根據,不予支持。針對王風俊提出房山區住建委就房山區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項目建設核發的房屋拆遷許可證不合法一節,一審法院認為,(2012)房行初字第16號行政判決書和(2012)一中行終字第03885號行政判決書已對房山區住建委作出的房屋拆遷行政許可行為的合法性進行了認定,判決的效力對本案具有羈束力,故一審法院不再對本案涉及的拆遷許可證的合法性進行重復審理。綜上,一審法院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六條第(四)之規定,判決駁回王風俊要求撤銷(2014)10號《裁決書》的訴訟請求。

     王風俊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認為:一審法院的判決未能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使得王風俊的合法權益不能得到應有的保障。其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即使面臨拆遷也應當給予合理補償,而房山區住建委的裁決書置上訴人的合法權益于不顧,使得上訴人的財產被過分低估,嚴重侵犯其合法權益。主要理由如下:(1)、裁決金額嚴重偏離當地市場價,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四十二條規定;(2)、一審法院認定XX、王子怡兩個人是非法加入戶籍,不符合客觀事實,一個是婚姻加入,一個是出生加入;(3)、一審法院沒有讓作出評估報告的兩個證人出庭作證,不合符證人證言規則;(4)、一審法院認定的延期拆遷許可證合法缺乏證據支持;(5)、評估報告是單方委托,背離公平合法原則;(6)、一審法院在判決中參照了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制定的拆遷政策,該政策不能作為法院審判的依據。綜上,王風俊請求法院撤銷一審判決,撤銷(2014)10號《裁決書》。

房山區住建委同意一審判決,請求予以維持。

房山區土儲分中心稱不同意王風俊的上訴意見。

在一審訴訟期間,房山區住建委在法定舉證期限內提交并在庭審中出示了如下證據:

1、2014年2月19日,房屋拆遷糾紛裁決申請書,證明: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提出裁決申請的事實。

2、2014年2月19日,補償明細表;

3、常住人口登記卡;

4、人口、面積確認單;

證據2、3、4證明:認定王風俊人口及補償的相關依據。

5、拆遷估價報告;

6、評估報告送達情況說明;

7、見證人的身份證明;

證據5、6、7證明:房山區住建委裁決認定補償的相關依據。

8、執行房證明,證明:房山區住建委認定執行用房的依據。

9、房屋拆遷糾紛立案通知單;

10、房屋拆遷糾紛調解通知書;

11、2014年2月19日、3月6日,送達回證;

12、更正通知;

13、更正通知送達回證;

14、調解筆錄;

證據9—14證明:房山區住建委裁決程序的合法。

在一審訴訟中,王風俊、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未向法院提供證據。

經庭審質證,一審法院對上述證據作如下確認:房山區住建委提供的證據,因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的相關規定,具有合法性、真實性及關聯性,故均予以采納。

一審法院已將當事人提交的證據隨案移送本院。經審查,本院認為,一審法院對房山區住建委提交的證據材料所作認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認證意見正確,故予以確認。

本院根據合法有效的證據以及當事人的有關陳述,查明如下事實:

王風俊系北京市房山區。房山區住建委于2010年9月8日向房山區土儲分中心核發了《北京市房屋拆遷許可證》,許可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因北京市房山區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項目建設,拆遷北京市房山區拱辰街道東羊莊村村民的房屋。王風俊居住的北京市房山區拱辰街道的房屋位于該項目拆遷范圍之內。該宅院戶籍登記人口共7人,即王風俊、安秀英(王風俊之妻)、王松華(王風俊之長子)、王立影(王風俊之長媳)、王子怡(王風俊之孫女)、王清華(王風俊之次子)、XX(王風俊之二兒媳)。其中王子怡系出生原因于2011年11月8日入戶,XX系與王清華結婚于2012年11月7日入戶。2010年9月9日,瑞歐評估公司對王風俊的宅院及其地上附屬物進行了評估,制作了京瑞房評(拆)(2010)第081號-015號《拆遷估價報告》,并向王風俊送達,但王風俊拒簽。因房山區土儲分中心與王風俊未能在該項目建設拆遷規定的搬遷期限內達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房山區土儲分中心于2014年2月19日向房山區住建委申請裁決,并提交了《房屋拆遷糾紛裁決申請書》、《拆遷估價報告》等申請材料。經審查,房山區住建委于2014年3月6日作出(2014)10號《裁決書》,并向房山區土儲分中心及王風俊送達。2014年3月10日,房山區住建委作出《更正通知》,將裁決書第3頁第20行“獲得每月1600元的周轉費”更正為:獲得每月2000元的周轉費。將裁決書第4頁第12行的“申請人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房山區分中心支付被申請人王風俊每月1600元的周轉費”更正為“申請人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房山區分中心支付被申請人王風俊每月2000元的周轉費”。王風俊不服(2014)10號《裁決書》,向一審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2014)10號《裁決書》。

本院認為,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十二條第一款之規定,房山區住建委作為北京市房山區房屋行政主管部門,依法負有對轄區內拆遷當事人之間產生的拆遷補償安置爭議進行裁決的法定職責。

《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八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用地單位取得征地或者占地批準文件后,可以向區、縣國土房管局申請在用地范圍內暫停辦理入戶和分戶,但因婚姻、出生、回國、軍人退伍轉業、經批準由外省市投靠直系親屬、刑滿釋放和解除勞動教養等原因必須入戶、分戶的除外。該條第三款規定,暫停期限內,擅自辦理本條第一款所列事項的,房屋拆遷時不予認定。本案中,房山區住建委作出(2014)10號《裁決書》時,王風俊的戶籍登記人口共7人,其中XX因婚姻原因入戶,王子怡因出生原因入戶,不屬于上述條款中規定的暫停辦理入戶和分戶的范圍,亦不屬于因擅自辦理入戶而在拆遷時不予認定的范圍。據此,(2014)10號《裁決書》認定王風俊在該宅院在冊人口共5人,屬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依法應予撤銷。一審判決參照《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南區)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的規定,認定XX和王子怡入戶的時間均在拆遷戶口凍結統計之后,不符合關于安置人口確認的規定,屬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法規錯誤,依法應予撤銷。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的(2014)房行初字第206號行政判決書;

二、撤銷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于二○一四年三月六日作出的京建房裁字(2014)第10號《裁決書》;

三、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對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房山區分中心于二○一四年二月十九日提交的裁決申請重新作出處理。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50元,均由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負擔(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7日內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溫馨提示:

當您的官司遇到危機時、或在維權的世界里欲罷不能或徘徊迷茫時、當您需要法律維權時!請撥打律師咨詢熱線:139 1168 6980,本律師傾心為您提供專業的幫助!

上一篇:違章建筑的處理實務 下一篇:
新浪和网易 腾讯哪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