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形勢下的“掃黑除惡”與刑事辯護

作者:尚道君 來源:尚道法律咨詢 發布時間:2019/6/20 18:36:54 點擊數:
導讀:新形勢下的“掃黑除惡”與刑事辯護自2018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以來,各省市公檢法均以萬鈞之勢雷霆出擊,取得了巨大反響。作為刑事辯護律師,既要提

新形勢下的“掃黑除惡”與刑事辯護

    自2018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以來,各省市公檢法均以萬鈞之勢雷霆出擊,取得了巨大反響。作為刑事辯護律師,既要提高政治站位,顧大局,講規矩;也要面對現實,迎難而上,綜合運用法律賦予的各項權利,依法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為“掃黑除惡”做有效辯護。

    “打黑除惡”事實上已經開展了10多年了,現在變成了“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從“打”到“掃”,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蘊含了深刻的內涵和巨大的變化。作為一名專門從事刑事辯護的律師,現從刑事辯護的角度,對“掃黑除惡”有關案件和法律進行解讀。

一、“掃黑除惡”重點關注的罪名

“掃黑除惡”,應重點關注如下罪名:

刑法第294條第一款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第二款入境發展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第三款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刑法分則第六章“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第七節“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特別是刑法第347條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

刑法分則第六章“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第八節“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特別是刑法第358條第一款組織賣淫罪、強迫賣淫罪;

刑法第301條第一款賭博罪,第二款開設賭場罪;

刑法第224條之一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刑法第240條拐賣婦女、兒童罪。

其他的罪名,如強迫交易罪(刑法226條)、故意傷害罪(刑法234條)、敲詐勒索罪(刑法274條)、尋釁滋事罪(刑法293條)等等。

二、“掃黑除惡”重點關注的人群

1.“黑”、“惡”人員

包括各種“黑”、“惡”人員,即那些所謂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骨干分子、縱容、包庇人員等,所謂的“黑”、“惡”勢力,當然要依法嚴格界定。

2.“保護傘”

就是所謂的背后支持者、縱容者,主要指公職人員。所謂的“保護傘”,當然也要依法嚴格界定。

3.“微腐敗”人員

相對于“老虎”而言,主要指基層政權建設、組織建設中的“蒼蠅”,是拍蠅打虎。

三、掌握涉黑案件的四大特征

1.組織特征。組織特征是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內部控制、管理形態,反映了其成員的組合方式及內在聯系。黑社會性質組織正是通過其內部的“組織性”,有效實現對社會的非法控制。具有穩定性、層級性和規模性的特點。

2.經濟特征。黑社會性質組織是以一定的經濟實力為依托的,其必然為獲取一定的經濟利益為目的。

3.行為特征。黑社會性質組織通常采取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有組織地多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

4.危害特征。黑社會組織是對社會進行非法控制的組織。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響,影響經濟、社會和政治秩序。

四、“掃黑除惡”案件辯護的法律依據

《通知》明確要求,要主動適應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切實把好案件事實關、證據關、程序關和法律適用關,嚴禁刑訊逼供,防止冤假錯案,確保把每一起案件都辦成鐵案。

“掃黑除惡”辯護的法律依據,主要包括:

(一)憲法、刑法、刑事訴訟法

從保障人權、罪刑法定、程序正義等角度,關注相關法律的基本規定。特別刑法的條文,尤其是刑法修正案(八)對涉黑等相關法條的修訂。

(二)最新的刑事政策:二個《意見》

《通知》中提到:要依法及時采取查封、扣押、凍結等措施,綜合運用追繳、沒收、判處財產刑以及行政罰款等多種手段,鏟除黑惡勢力經濟基礎。因此,為防止錯誤打擊、擴大打擊范圍,我們要在“掃黑除惡”辯護過程中,關注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的兩個《意見》,以保護犯罪嫌疑人及其所在單位的合法權益:

1.2016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規定“對于法律界限不明、罪與非罪不清的,司法機關應嚴格遵循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嚴禁有罪推定的原則,防止把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嚴禁黨政干部干預司法活動、介入司法糾紛、插手具體案件處理。對民營企業在生產、經營、融資活動中的經濟行為,除法律、行政法規明確禁止外,不以違法犯罪對待?!?/span>

2.2017年9月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著力營造依法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法治環境、促進企業家公平競爭誠信經營的市場環境、尊重和激勵企業家干事創業的社會氛圍。

(三)公檢法最新制訂的規范性文件

在為“掃黑除惡”辯護中,辯護律師肯定要運用公檢法最新制訂的規范性文件,要求他們依法辦案:

1.2017年12月20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修訂印發《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的若干規定》,為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檢察機關審查批捕和審查起訴經濟犯罪案件明確了實體法律適用標準。

2.2017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下發《關于充分發揮職能作用營造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法治環境支持企業家創新創業的通知》,都是為了營造依法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法治環境、尊重和激勵企業家干事創業的社會氛圍。

明確規定:要求全國各級檢察機關切實提高思想認識,緊密結合檢察工作實際,綜合發揮打擊、預防、監督、教育、保護等檢察職能,找準依法保護企業家權益、服務企業家創新創業的切入點和著力點,積極履職盡責,為企業家健康成長和事業發展營造寬松環境,切實加強企業家人身財富安全感,增強和激勵企業家創新創業信心。同時要求各級檢察機關要把依法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營造企業家創業發展法治環境作為當前的一項重要任務,切實加強領導,強化措施,嚴格責任,狠抓落實。

同時規定,各級檢察機關要以“謙抑、審慎、文明”理念作為辦案指導思想,堅持罪刑法定,嚴格把握罪與非罪的界限。對企業家合法經營中出現的失誤失敗給予更多理解、寬容、幫助。對企業生產、經營、融資等經濟行為,除法律、行政法規明確禁止外,不得以違法犯罪處理。在涉企業家案件的辦理中還要正確適用寬嚴相濟刑事政策。

3.根據2017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2018〕1號《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通知》應依法平等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依法保護企業家的人身自由和財產權利。產生的民事爭議,如無確實充分的證據證明符合犯罪構成的,不得作為刑事案件處理。嚴格區分企業家違法所得和合法財產,沒有充分證據證明為違法所得的,不得判決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嚴格區分企業家個人財產和企業法人財產,在處理企業犯罪時不得牽連企業家個人合法財產和家庭成員財產。對于涉企業家的錯案冤案,要依法及時再審,盡快糾正。

(四)相關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

1. 2000年12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 2002年5月13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span>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3、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款的解釋》(已被刑法修正案八吸收);

3. 2009年12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座談會紀要》(法[2009]382號);

4. 2010年4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在審理故意殺人、傷害及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中切實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在當天的《人民法院報》刊發);

5. 2015年10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國部分法院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法[2015]291號)。


上一篇: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判幾年 下一篇:涉黑涉惡類犯罪,聘請辯護律師必讀
新浪和网易 腾讯哪个赚钱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甘 股票入门书籍 山东体彩11选5技巧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是谁开的 时时乐玩法 河北快三一定牛推荐号 有富策略 河北11选5遗漏 福建体彩11选5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