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院征收拆遷典型案例

作者:張輝律師 來源:中國公司律師網 發布時間:2019/4/8 18:53:49 點擊數:
導讀:張輝律師代理的“王風俊訴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拆遷補償安置行政裁決案”案件被最高院收錄為典型案例,北京第一起案例,也是北京地區唯一一起案例。

目錄

1.王風俊訴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拆遷補償安置行政裁決案

2.孫德興訴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案

3.王江超等3人訴吉林省長春市九臺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緊急避險決定案

4.陸繼堯訴江蘇省泰興市人民政府濟川街道辦事處強制拆除案

5.吉林省永吉縣龍達物資經銷處訴吉林省永吉縣人民政府征收補償案

6.焦吉順訴河南省新鄉市衛濱區人民政府行政征收管理案

7.王艷影訴遼寧省沈陽市渾南現代商貿區管理委員會履行補償職責案

8.谷玉梁、孟巧林訴江蘇省鹽城市亭湖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9.楊瑞芬訴株洲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決定案

10.何剛訴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11.孔慶豐訴泗水縣人民政府房屋征收決定案

12.艾正云、沙德芳訴馬鞍山市雨山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13.文白安訴商城縣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14.霍佩英訴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15. 毛培榮訴永昌縣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16. 廖明耀訴龍南縣人民政府房屋強制拆遷案

17. 葉呈勝、葉呈長、葉呈發訴仁化縣人民政府房屋行政強制案

18. 葉漢祥訴湖南省株洲市規劃局、株洲市石峰區人民政府不履行拆除違法建筑法定職責案

一、王風俊訴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拆遷補償安置行政裁決案

(一)基本案情

   2010年,北京市房山區因軌道交通房山線東羊莊站項目建設需要對部分集體土地實施征收拆遷,王風俊所居住的房屋被列入拆遷范圍。該戶院宅在冊人口共7人,包括王風俊的兒媳和孫女。因第三人房山區土儲分中心與王風俊未能達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第三人遂向北京市房山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以下簡稱房山區住建委)申請裁決。2014年3月6日,房山區住建委作出被訴行政裁決,以王風俊兒媳、孫女的戶籍遷入時間均在拆遷戶口凍結統計之后、不符合此次拆遷補償和回遷安置方案中確認安置人口的規定為由,將王風俊戶的在冊人口認定為5人。王風俊不服訴至法院,請求撤銷相應的行政裁決。

(二)裁判結果

   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王風俊兒媳與孫女的戶籍遷入時間均在拆遷戶口凍結統計之后,被訴的行政裁決對在冊人口為5人的認定并無不當,故判決駁回王風俊的訴訟請求。王風俊不服,提起上訴。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八條第一款第三項有關“用地單位取得征地或者占地批準文件后,可以向區、縣國土房管局申請在用地范圍內暫停辦理入戶、分戶,但因婚姻、出生、回國、軍人退伍轉業、經批準由外省市投靠直系親屬、刑滿釋放和解除勞動教養等原因必須入戶、分戶的除外”的規定,王風俊兒媳因婚姻原因入戶,其孫女因出生原因入戶,不屬于上述條款中規定的暫停辦理入戶和分戶的范圍,不屬于因擅自辦理入戶而在拆遷時不予認定的范圍。據此,被訴的行政裁決將王風俊戶的在冊人口認定為5人,屬于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二審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及被訴的行政裁決,并責令房山區住建委重新作出處理。

(三)典型意義

   在集體土地征收拆遷當中,安置人口數量之認定關乎被拆遷農戶財產權利的充分保護,準確認定乃是依法行政應有之義。實踐中,有些地方出于行政效率等方面的考慮,簡單以拆遷戶口凍結統計的時間節點來確定安置人口數量,排除因婚姻、出生、回國、軍人退伍轉業等原因必須入戶、分戶的特殊情形,使得某些特殊人群尤其是弱勢群體的合理需求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合法權益得不到應有的保護。本案中,二審法院通過糾正錯誤的一審判決和被訴行政行為,正確貫徹征收補償的法律規則,充分保護農民合法權益的同時,也體現了國家對婚嫁女、新生兒童等特殊群體的特別關愛。

二、孫德興訴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案

(一)基本案情

   2015年2月10日,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普陀區政府)作出普政房征決(2015)1號房屋征收決定,對包括孫德興在內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及附屬物進行征收。在完成公告房屋征收決定、選擇評估機構、送達征收評估分戶報告等法定程序之后,孫德興未在簽約期限內達成補償協議、未在規定期限內選擇征收補償方式,且因孫德興的原因,評估機構無法入戶調查,完成被征收房屋的裝飾裝修及附屬物的價值評估工作。2015年5月19日,普陀區政府作出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并向其送達。該補償決定明確了被征收房屋補償費、搬遷費、臨時安置費等數額,決定被征收房屋的裝飾裝修及附屬物經入戶按實評估后,按規定予以補償及其他事項。孫德興不服,提起訴訟,請求撤銷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

(二)裁判結果

   舟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本案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根據被征收房屋所有權證所載內容并結合前期調查的現場勘察結果,認定被征收房屋的性質、用途、面積、位置、建筑結構、建筑年代等,并據此作出涉案房屋的征收評估分戶報告,確定了評估價值(不包括裝修、附屬設施及未經產權登記的建筑物)。因孫德興的原因導致無法入戶調查,評估被征收房屋的裝飾裝修及附屬物的價值,故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載明對于被征收房屋的裝飾裝修及附屬物經入戶按實評估后按規定予以補償。此符合《浙江省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三十三條第三款的規定,并未損害孫德興的合法權益,遂判決駁回了孫德興的訴訟請求。孫德興提起上訴,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評估報告只有準確反映被征收房屋的價值,被征收人才有可能獲得充分合理的補償。要做到這一點,不僅需要行政機關和評估機構依法依規實施評估,同時也離不開被征收人自身的配合與協助。如果被征收人拒絕履行配合與協助的義務導致無法評估,不利后果應由被征收人承擔。本案即屬此種情形,在孫德興拒絕評估機構入戶,導致裝飾裝修及房屋附屬物無法評估的情況下,行政機關沒有直接對上述財物確定補償數額,而是在決定中載明經入戶按實評估后按規定予以補償,人民法院判決對這一做法予以認可。此案判決不僅體現了對被拆遷人合法權益的保護,更值得注意的是,以個案方式引導被征收人積極協助當地政府的依法征拆工作,依法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三、王江超等3人訴吉林省長春市九臺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緊急避險決定案

(一)基本案情

   2010年,吉林省人民政府作出批復,同意對向陽村集體土地實施征收,王江超等3人所有的房屋被列入征收范圍。后王江超等3人與征收部門就房屋補償安置問題未達成一致意見,2013年11月19日,長春市國土資源管理局作出責令交出土地決定。2015年4月7日,經當地街道辦事處報告,吉林省建筑工程質量檢測中心作出鑒定,認定涉案房屋屬于“D級危險”房屋。同年4月23日,長春市九臺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下簡稱九臺區住建局)對涉案房屋作出緊急避險決定。在催告、限期拆除未果的情況下,九臺區住建局于2015年4月28日對涉案房屋實施了強制拆除行為。王江超等3人對上述緊急避險決定不服,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法院判決確認該緊急避險決定無效、責令被告在原地重建房屋等。

(二)裁判結果

   長春市九臺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本案緊急避險決定所涉的房屋建筑位于農用地專用項目的房屋征收范圍內,應按照征收補償程序進行征收。九臺區住建局作出緊急避險決定,對涉案房屋予以拆除的行為違反法定程序,屬于程序違法。一審判決撤銷被訴的緊急避險決定,但同時駁回王江超等3人要求原地重建的訴訟請求。王江超等人不服,提起上訴。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涉案房屋應當由征收部門進行補償后,按照征收程序予以拆除。根據《城市危險房屋管理規定》相關要求,提出危房鑒定的申請主體應當是房屋所有人和使用人,而本案系當地街道辦事處申請,主體不適格;九臺區住建局將緊急避險決定直接貼于無人居住的房屋外墻,送達方式違法;該局在征收部門未予補償的情況下,對涉案房屋作出被訴的緊急避險決定,不符合正當程序,應予撤銷。但王江超等3人要求對其被拆除的房屋原地重建的主張,不符合該區域的整體規劃。二審法院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在行政執法活動尤其是不動產征收當中,程序違法是一種常見多發的違法形態。本案中,被告為了節省工期,對于已經啟動征地程序的房屋,錯誤地采取危房鑒定和強制拆除的做法,刻意規避補償程序,構成程序濫用,嚴重侵犯當事人合法權益。對于此種借緊急避險為由行違法強拆之實的情形,人民法院依法判決撤銷被訴行為,彰顯了行政訴訟保護公民產權的制度功能。此案的典型意義在于昭示了行政程序的價值,它不僅是規范行政權合法行使的重要方式,也是維護相對人合法權益的保障機制。在土地征收當中,行政機關只有遵循行政程序,才能做到“嚴格、規范、公正、文明”執法,才能體現以人為本,尊重群眾主體地位,才能實現和諧拆遷,才能符合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精神的要求。

四、陸繼堯訴江蘇省泰興市人民政府濟川街道辦事處強制拆除案

(一)基本案情

   陸繼堯在取得江蘇省泰興市泰興鎮(現濟川街道)南郊村張堡二組138平方米的集體土地使用權并領取相關權證后,除了在該地塊上出資建房外,還在房屋北側未領取權證的空地上栽種樹木,建設附著物。2015年12月9日上午,陸繼堯后院內的樹木被人鏟除,道路、墩柱及圍欄被人破壞,拆除物被運離現場。當時有濟川街道辦事處(以下簡稱街道辦)的工作人員在場。此外,作為陸繼堯持有權證地塊上房屋的動遷主體,街道辦曾多次與其商談房屋的動遷情況,其間也涉及房屋后院的搬遷事宜。陸繼堯認為,在無任何法律文書為依據、未征得其同意的情況下,街道辦將后院拆除搬離的行為違法,故以街道辦為被告訴至法院,請求判決確認拆除后院的行為違法,并恢復原狀。

(二)裁判結果

   泰州醫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涉案附著物被拆除時,街道辦有工作人員在場,盡管其辯稱系因受托征收項目在附近,并未實際參與拆除活動,但未提交任何證據予以證明。經查,陸繼堯房屋及地上附著物位于街道辦的行政轄區內,街道辦在強拆當天日間對有主的地上附著物采取了有組織的拆除運離,且街道辦亦實際經歷了該次拆除活動。作為陸繼堯所建房屋的動遷主體,街道辦具有推進動遷工作,拆除非屬動遷范圍之涉案附著物的動因,故從常理來看,街道辦稱系單純目擊而非參與的理由難以成立。據此,在未有其他主體宣告實施拆除或承擔責任的情況下,可以推定街道辦系該次拆除行為的實施主體。一審法院遂認定街道辦為被告,確認其拆除陸繼堯房屋北側地上附著物的行為違法。一審判決后,原、被告雙方均未提起上訴。

(三)典型意義

   不動產征收當中最容易出現的問題是,片面追求行政效率而犧牲正當程序,甚至不作書面決定就直接強拆房屋的事實行為也時有發生。強制拆除房屋以事實行為面目出現,往往會給相對人尋求救濟造成困難。按照行政訴訟法的規定,起訴人證明被訴行為系行政機關而為是起訴條件之一,但是由于行政機關在強制拆除之前并未制作、送達任何書面法律文書,相對人要想獲得行為主體的相關信息和證據往往很難。如何在起訴階段證明被告為誰,有時成為制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行使訴權的主要因素,尋求救濟就會陷入僵局。如何破局?如何做到既合乎法律規定,又充分保護訴權,讓人民群眾感受到公平正義,就是人民法院必須回答的問題。本案中,人民法院注意到強拆行為系動遷的多個執法階段之一,通過對動遷全過程和有關規定的分析,得出被告街道辦具有推進動遷和強拆房屋的動因,為行為主體的推定奠定了事理和情理的基礎,為案件處理創造了情理法結合的條件。此案有兩點啟示意義:一是在行政執法不規范造成相對人舉證困難的情況下,人民法院不宜簡單以原告舉證不力為由拒之門外,在此類案件中要格外關注訴權保護。二是事實行為是否系行政機關而為,人民法院應當從基礎事實出發,結合責任政府、誠信政府等法律理念和生活邏輯作出合理判斷。 

五、吉林省永吉縣龍達物資經銷處訴吉林省永吉縣人民政府征收補償案

(一)基本案情

   2015年4月8日,吉林省永吉縣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永吉縣政府)作出房屋征收決定,決定對相關的棚戶區實施改造,同日發布永政告字(2015)1號《房屋征收公告》并張貼于拆遷范圍內的公告欄。永吉縣龍達物資經銷處(以下簡稱經銷處)所在地段處于征收范圍。2015年4月27日至29日,永吉縣房屋征收經辦中心作出選定評估機構的實施方案,并于4月30日召開選定大會,確定改造項目的評估機構。2015年9月15日,永吉縣政府依據評估結果作出永政房征補(2015)3號房屋征收補償決定。經銷處認為,該征收補償決定存在認定事實不清、程序違法,評估機構的選定程序和適用依據不合法,評估價格明顯低于市場價格等諸多問題,故以永吉縣政府為被告訴至法院,請求判決撤銷上述房屋征收補償決定。

(二)裁判結果

   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依據的評估報告從形式要件看,分別存在沒有評估師簽字,未附帶設備、資產明細或者說明,未標注或者釋明被征收人申請復核評估的權利等不符合法定要求的形式問題;從實體內容看,在對被征收的附屬物評估和資產、設備評估上均存在評估漏項的問題。上述評估報告明顯缺乏客觀性、公正性,不能作為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的合法依據。遂判決撤銷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責令永吉縣政府60日內重新作出行政行為。永吉縣政府不服提起上訴,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以與一審相同的理由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在征收拆遷案件當中,評估報告作為確定征收補償價值的核心證據,人民法院能否依法對其進行有效審查,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案件能否得到實質解決,被拆遷人的合法權益能否得到充分保障。本案中,人民法院對評估報告的審查是嚴格的、到位的,因而效果也是好的。在認定涉案評估報告存在遺漏評估設備、沒有評估師的簽字蓋章、未附帶資產設備的明細說明、未告知申請復核的評估權利等系列問題之后,對這些問題的性質作出評估,得出了兩個結論。一是評估報告不具備合法的證據形式,不能如實地反映被征收人的財產情況。二是據此認定評估報告缺乏客觀公正性、不具備合法效力。在上述論理基礎上撤銷了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并判令行政機關限期重作。本案對評估報告所進行的適度審查,可以作為此類案件的一種標桿。  

六、焦吉順訴河南省新鄉市衛濱區人民政府行政征收管理案

(一)基本案情

   2014年6月27日,河南省新鄉市衛濱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衛濱區政府)作出衛政(2014)41號《關于調整京廣鐵路與中同街交匯處西北區域征收范圍的決定》(以下簡稱《調整征收范圍決定》),將房屋征收范圍調整為京廣鐵路以西、衛河以南、中同大街以北(不包含中同大街166號住宅房)、立新巷以東。焦吉順系中同大街166號住宅房的所有權人。焦吉順認為衛濱區政府作出《調整征收范圍決定》不應將其所有的房屋排除在外,且《調整征收范圍決定》作出后未及時公告,對原房屋征收范圍不產生調整的效力,請求人民法院判決撤銷《調整征收范圍決定》。

(二)裁判結果

   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衛濱區政府作出的《調整征收范圍決定》不涉及焦吉順所有的房屋,對其財產權益不產生實際影響,焦吉順與被訴行政行為之間沒有利害關系,遂裁定駁回了焦吉順的起訴。焦吉順提起上訴,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三)典型意義

   在行政訴訟中,公民權利意識特別是訴訟意識持續高漲是社會和法治進步的體現。但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提起行政訴訟應當具有訴的利益及訴的必要性,即與被訴行政行為之間存在“利害關系”。人民法院要依法審查被訴行政行為是否對當事人權利義務造成影響?是否會導致當事人權利義務發生增減得失?既不能對于當事人合法權利的影響視而不見,損害當事人的合法訴權;也不得虛化、弱化利害關系的起訴條件,受理不符合行政訴訟法規定的受案范圍條件的案件,造成當事人不必要的訴累。本案中,被告衛濱區政府決定不再征收焦吉順所有的房屋,作出了《調整征收范圍決定》。由于《調整征收范圍決定》對焦吉順的財產權益不產生實際影響,其提起本案之訴不具有值得保護的實際權益。人民法院依法審查后,裁定駁回起訴,有利于引導當事人合理表達訴求,保護和規范當事人依法行使訴權。

七、王艷影訴遼寧省沈陽市渾南現代商貿區管理委員會履行補償職責案

(一)基本案情

   2011年12月5日,王艷影與遼寧省沈陽市東陵區(渾南新區)第二房屋征收管理辦公室(以下簡稱房屋征收辦)簽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安置協議,選擇實物安置的方式進行拆遷補償,并約定房屋征收辦于2014年3月15日前交付安置房屋,由王艷影自行解決過渡用房,臨時安置補助費每月996.3元。然而,房屋征收辦一直未履行交付安置房屋的約定義務。2016年5月5日,王艷影與房屋征收辦重新簽訂相關協議,選擇貨幣方式進行拆遷補償。其實際收到補償款316829元,并按每月996.3元的標準領取了至2016年5月的臨時安置補助費。其后因政府發文調整征收職責,相關職責下發到各個功能區管理委員會負責。王艷影認為按照《沈陽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辦法》第三十六條有關超期未回遷的雙倍支付臨時安置補助費的規定,沈陽市渾南現代商貿區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渾南商貿區管委會)未履行足額支付其超期未回遷安置補助費的職責,遂以該管委會為被告訴至法院,請求判決被告支付其自2014年1月1日起至2016年5月止的超期未回遷安置補助費47822.4元(以每月1992.6元為標準)。

(二)裁判結果

   沈陽市大東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王艷影以實物安置方式簽訂的回遷安置協議已變更為以貨幣補償方式進行拆遷補償。合同變更后,以實物安置方式為標的的回遷安置協議已終止,遂判決駁回王艷影的訴訟請求。王艷影不服,提起上訴。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焦點問題在于渾南商貿區管委會是否應當雙倍支付臨時安置補助費。由于2016年5月王艷影與房屋征收辦重新簽訂貨幣補償協議時,雙方關于是否雙倍給付過渡期安置費問題正在民事訴訟過程中,未就該問題進行約定。根據《沈陽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辦法》(2015年2月實施)第三十六條第三項有關“超期未回遷的,按照雙倍支付臨時安置補助費。選擇貨幣補償的,一次性支付4個月臨時安置補助費”的規定,渾南商貿區管委會應當雙倍支付王艷影2015年2月至2016年5月期間的臨時安置補助費。慮及王艷影已經按照一倍標準領取了臨時安置補助費,二審法院遂撤銷一審判決,判令渾南商貿區管委會以每月996.3元為標準,支付王艷影2015年2月至2016年5月期間的另一倍的臨時安置補助費15940.8元。

(三)典型意義

   在依法治國的進程中,以更加柔和、富有彈性的行政協議方式代替以命令強制為特征的高權行為,是行政管理的一個發展趨勢。如何通過行政協議的方式在約束行政權的隨意性與維護行政權的機動性之間建立平衡,如何將行政協議置于依法行政理念支配之下是加強法治政府建設面臨的重要課題之一。本案即為人民法院通過司法審查確保行政機關對行政協議權的行使符合法律要求,切實保障被征收人合法權益的典型案例。本案中,當事人通過合意,即簽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安置協議的形式確定了各自行政法上具體的權利義務。行政協議約定的內容可能包羅萬象,但依然會出現遺漏約定事項的情形。對于兩個行政協議均未約定的“雙倍支付”臨時安置補助費的內容,二審法院依據2015年2月實施的《沈陽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辦法》有關“超期未回遷的,按照雙倍支付臨時安置補助費”之規定,結合行政機關未能履行2011年協議承諾的交房義務以及2016年已協議改變補償方式等事實,判令行政機關按照上述規定追加補償原告2015年2月至2016年5月期間一倍的臨時安置補助費。此案判決明確了人民法院可適用地方政府規章等規定對行政協議未約定事項依法“填漏補缺”的裁判規則,督促行政機關在房屋征收補償工作中及時準確地適用各種惠及民生的新政策、新規定,對如何處理行政協議約定與既有法律規定之間的關系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八、谷玉梁、孟巧林訴江蘇省鹽城市亭湖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一)基本案情

   2015年4月3日,江蘇省鹽城市亭湖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亭湖區政府)作出涉案青年路北側地塊建設項目房屋征收決定并予公告,同時公布了征收補償實施方案,確定亭湖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下簡稱亭湖區住建局)為房屋征收部門。谷玉梁、孟巧林兩人的房屋位于征收范圍內。其后,亭湖區住建局公示了4家評估機構,并按法定方式予以確定。2015年4月21日,該局公示了分戶初步評估結果,并告知被征收人10日內可申請復估。后給兩人留置送達了《房屋分戶估價報告單》《裝飾裝潢評估明細表》《附屬物評估明細表》,兩人未書面申請復估。2016年7月26日,該局向兩人發出告知書,要求其選擇補償方式,逾期將提請亭湖區政府作出征收補償決定。兩人未在告知書指定期限內選擇,也未提交書面意見。2016年10月10日,亭湖區政府作出征收補償決定書,經公證后向兩人送達,且在征收范圍內公示。兩人不服,以亭湖區政府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上述征收補償決定書。

(二)裁判結果

   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亭湖區政府具有作出征收補償決定的法定職權。在征收補償過程中,亭湖區住建局在被征收人未協商選定評估機構的情況下,在公證機構的公證下于2015年4月15日通過抽簽方式依法確定仁禾估價公司為評估機構。亭湖區政府根據谷玉梁、孟巧林的戶籍證明、房屋登記信息表等權屬證明材料,確定被征收房屋權屬、性質、用途及面積等,并將調查結果予以公示。涉案評估報告送達給谷玉梁、孟巧林后,其未在法定期限內提出異議。亭湖區政府依據分戶評估報告等材料,確定涉案房屋、裝飾裝潢、附屬物的價值,并據此確定補償金額,并無不當。征收部門其后書面告知兩人有權選擇補償方式。在兩人未在規定期限內選擇的情形下,亭湖區政府為充分保障其居住權,根據亭湖區住建局的報請,按照征收補償方案作出房屋征收補償決定,確定產權調換的補償方式進行安置,依法向其送達。被訴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程序合法,故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一審宣判后,雙方均未上訴。

(三)典型意義

   “正義不僅要實現,而且要以看得見的方式實現”??茖W合理的程序可以保障人民群眾的知情權、參與權、陳述權和申辯權,促進實體公正。程序正當性在推進法治政府建設過程中具有獨立的實踐意義和理論價值,此既是黨的十九大對加強權力監督與運行機制的基本要求,也是法治發展到一定階段推進依法行政、建設法治政府的客觀需要?!秶型恋厣戏课菡魇昭a償條例》確立了征收補償應當遵循決策民主、程序正當、結果公開原則,并對評估機構選擇、評估過程運行、評估結果送達以及申請復估、申請鑒定等關鍵程序作了具有可操作性的明確規定。在房屋征收補償過程中,行政機關不僅要做到實體合法,也必須做到程序正當。本案中,人民法院結合被訴征收補償決定的形成過程,著重從評估機構的選定、評估事項的確定、評估報告的送達、評估異議以及補償方式的選擇等多個程序角度,分析了亭湖區政府征收全過程的程序正當性,進而肯定了安置補償方式與結果的合法性。既強調被征收人享有的應受法律保障的程序與實體權利,也支持了本案行政機關采取的一系列正確做法,有力地發揮了司法監督作用,對于確立相關領域的審查范圍和審查標準,維護公共利益具有示范意義。

九、楊瑞芬訴株洲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決定案

(一)基本案情

2007年10月16日,株洲市房產管理局向湖南冶金職業技術學院作出株房拆遷字[2007]第19號《房屋拆遷許可證》,楊瑞芬的部分房屋在拆遷范圍內,在拆遷許可期內未能拆遷。2010年,株洲市人民政府啟動神農大道建設項目。2010年7月25日,株洲市發展改革委員會批準立項。2011年7月14日,株洲市規劃局頒發了株規用[2011]0066號《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楊瑞芬的房屋位于泰山路與規劃的神農大道交匯處,占地面積418㎡,建筑面積582.12㎡,房屋地面高于神農大道地面10余米,部分房屋在神農大道建設項目用地紅線范圍內。2011年7月15日,株洲市人民政府經論證公布了《神農大道項目建設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方案》征求公眾意見。2011年9月15日,經社會穩定風險評估為C級。2011年9月30日,株洲市人民政府發布了修改后的補償方案,并作出了[2011]第1號《株洲市人民政府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決定》(以下簡稱《征收決定》),征收楊瑞芬的整棟房屋,并給予合理補償。

楊瑞芬不服,以“申請人的房屋在湖南冶金職業技術學院新校區項目建設拆遷許可范圍內,被申請人作出征收決定征收申請人的房屋,該行為與原已生效的房屋拆遷許可證沖突”和“原項目拆遷方和被申請人均未能向申請人提供合理的安置補償方案”為由向湖南省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復議機關認為,原拆遷人湖南冶金職業技術學院取得的《房屋拆遷許可證》已過期,被申請人依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規定征收申請人的房屋并不違反法律規定。申請人的部分房屋在神農大道項目用地紅線范圍內,且房屋地平面高于神農大道地平面10余米,房屋不整體拆除將存在嚴重安全隱患,屬于確需拆除的情形,《征收決定》內容適當,且作出前也履行了相關法律程序,故復議機關作出復議決定維持了《征收決定》。楊瑞芬其后以株州市人民政府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征收決定》。

(二)裁判結果

株洲市天元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關于楊瑞芬提出株洲市人民政府作出的[2011]第1號《株洲市人民政府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決定》與株洲市房產管理局作出的株房拆遷字[2007]第19號《房屋拆遷許可證》主體和內容均相沖突的訴訟理由,因[2007]第19號《房屋拆遷許可證》已失效,神農大道屬于新啟動項目,兩份文件并不存在沖突。關于楊瑞芬提出征收其紅線范圍外的房屋違法之主張,因其部分房屋在神農大道項目用地紅線范圍內,征收系出于公共利益需要,且房屋地面高于神農大道地面10余米,不整體拆除將產生嚴重安全隱患,整體征收拆除符合實際。楊瑞芬認為神農大道建設項目沒有取得建設用地批準書。2011年7月14日,株洲市規劃局為神農大道建設項目頒發了株規用[2011]0066號《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楊瑞芬認為株洲市規劃局在復議程序中出具的說明不能作為超范圍征收的依據。株洲市規劃局在復議程序中出具的說明系另一法律關系,非本案審理范圍。株洲市人民政府作出的 [2011]第1號《株洲市人民政府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決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法規正確,判決維持。

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株洲市人民政府作出的[2011]第1號《株洲市人民政府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決定》是否合法。2010年,株洲市人民政府啟動神農大道建設項目,株洲市規劃局于2011年7月14日頒發了株規用[2011]0066號《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楊瑞芬的部分房屋在神農大道建設項目用地紅線范圍內,雖然征收楊瑞芬整棟房屋超出了神龍大道的專項規劃,但征收其房屋系公共利益需要,且房屋地面高于神農大道地面10余米,如果只拆除規劃紅線范圍內部分房屋,未拆除的規劃紅線范圍外的部分房屋將人為變成危房,失去了房屋應有的價值和作用,整體征收楊瑞芬的房屋,并給予合理補償符合實際情況,也是人民政府對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擔當責任的表現。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本案典型意義在于:在房屋征收過程中,如果因規劃不合理,致使整幢建筑的一部分未納入規劃紅線范圍內,則政府出于實用性、居住安全性等因素考慮,將未納入規劃的部分一并征收,該行為體現了以人為本,有利于征收工作順利推進。人民法院認可相關征收決定的合法性,不贊成過于片面、機械地理解法律。

十、孔慶豐訴泗水縣人民政府房屋征收決定案

(一)基本案情

2011年4月6日,泗水縣人民政府作出泗政發[2011]15號《泗水縣人民政府關于對泗城泗河路東林業局片區和泗河路西古城路北片區實施房屋征收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其征收補償方案規定,選擇貨幣補償的,被征收主房按照該地塊多層產權調換安置房的優惠價格補償;選擇產權調換的,安置房超出主房補償面積的部分由被征收人出資,超出10平方米以內的按優惠價結算房價,超出10平方米以外的部分按市場價格結算房價;被征收主房面積大于安置房面積的部分,按照安置房優惠價增加300元/m2標準給予貨幣補償。原告孔慶豐的房屋在被征收范圍內,其不服該《決定》,提起行政訴訟。

(二)裁判結果

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以下簡稱《條例》)第二條、第十九條規定,征收國有土地上單位、個人的房屋,應當對被征收房屋所有權人給予公平補償。對被征收房屋價值的補償,不得低于房屋征收決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類似房地產的市場價格。根據立法精神,對被征收房屋的補償,應參照就近區位新建商品房的價格,以被征收人在房屋被征收后居住條件、生活質量不降低為宜。本案中,優惠價格顯然低于市場價格,對被征收房屋的補償價格也明顯低于被征收人的出資購買價格。該征收補償方案的規定對被征收人顯失公平,違反了《條例》的相關規定。故判決:撤銷被告泗水縣人民政府作出的《決定》。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

(三)典型意義

本案典型意義在于: 《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條例》第二條規定的對被征收人給予公平補償原則,應貫穿于房屋征收與補償全過程。無論有關征收決定還是補償決定的訴訟,人民法院都要堅持程序審查與實體審查相結合,一旦發現補償方案確定的補償標準明顯低于法定的“類似房地產的市場價格”,即便對于影響面大、涉及人數眾多的征收決定,該確認違法的要堅決確認違法,該撤銷的要堅決撤銷,以有力地維護人民群眾的根本權益。 

十一、何剛訴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一)基本案情

2011年10月29日,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政府(以下稱淮陰區政府)發布《房屋征收決定公告》,決定對銀川路東舊城改造項目規劃紅線范圍內的房屋和附屬物實施征收。同日,淮陰區政府發布《銀川路東地塊房屋征收補償方案》,何剛位于淮安市淮陰區黃河路北側3號樓205號的房屋在上述征收范圍內。經評估,何剛被征收房屋住宅部分評估單價為3901元/平方米,經營性用房評估單價為15600元/平方米。在征收補償商談過程中,何剛向征收部門表示選擇產權調換,但雙方就產權調換的地點、面積未能達成協議。2012年6月14日,淮陰區政府依征收部門申請作出淮政房征補決字[2012]01號《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書》,主要內容:何剛被征收房屋建筑面積59.04平方米,設計用途為商住。因征收雙方未能在征收補償方案確定的簽約期限內達成補償協議,淮陰區政府作出征收補償決定:1、被征收人貨幣補償款總計607027.15元;2、被征收人何剛在接到本決定之日起7日內搬遷完畢。何剛不服,向淮安市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后淮安市人民政府復議維持本案征收補償決定。何剛仍不服,遂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淮陰區政府對其作出的征收補償決定。

(二)裁判結果

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是否侵害了何剛的補償方式選擇權。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以下稱《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款規定,被征收人可以選擇貨幣補償,也可以選擇產權調換。通過對本案證據的分析,可以認定何剛選擇的補償方式為產權調換,但被訴補償決定確定的是貨幣補償方式,侵害了何剛的補償選擇權。據此,法院作出撤銷被訴補償決定的判決。一審判決后,雙方均未提起上訴。

(三)典型意義

本案典型意義在于:在房屋補償決定訴訟中,旗幟鮮明地維護了被征收人的補償方式選擇權?!秶型恋厣戏课菡魇昭a償條例》第二十一條明確規定:“被征收人可以選擇貨幣補償,也可以選擇房屋產權調換”,而實踐中不少“官”民矛盾的產生,源于市、縣級政府在作出補償決定時,沒有給被征收人選擇補償方式的機會而徑直加以確定。本案的撤銷判決從根本上糾正了行政機關這一典型違法情形,為當事人提供了充分的司法救濟。

十二、艾正云、沙德芳訴馬鞍山市雨山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一)基本案情

2012年3月20日,雨山區人民政府發布雨城征[2012]2號《雨山區人民政府征收決定》及《采石古鎮舊城改造項目房屋征收公告》。艾正云、沙德芳名下的馬鞍山市雨山區采石九華街22號房屋位于征收范圍內, 其房產證證載房屋建筑面積774.59平方米;房屋產別:私產;設計用途:商業。土地證記載使用權面積1185.9平方米;地類(用途):綜合;使用權類型:出讓。2012年12月,雨山區房屋征收部門在司法工作人員全程見證和監督下,抽簽確定雨山區采石九華街22號房屋的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為安徽民生房地產評估有限公司。2012年12月12日,安徽民生房地產評估有限公司向雨山區房屋征收部門提交了對艾正云、沙德芳名下房屋作出的市場價值估價報告。2013年1月16日,雨山區人民政府對被征收人艾正云、沙德芳作出雨政征補[2013]21號《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書》。艾正云、沙德芳認為,被告作出補償決定前沒有向原告送達房屋評估結果,剝奪了原告依法享有的權利,故提起行政訴訟,請求依法撤銷該《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書》。

(二)裁判結果

馬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十九條的規定,被征收房屋的價值,由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按照房屋征收評估辦法評估確定。對評估確定的被征收房屋價值有異議的,可以向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申請復核評估。對復核結果有異議的,可以向房地產價格評估專家委員會申請鑒定。根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頒發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評估辦法》第十六條、第十七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二條的規定,房屋征收部門應當將房屋分戶初步評估結果在征收范圍內向被征收人公示。公示期滿后,房屋征收部門應當向被征收人轉交分戶評估報告。被征收人對評估結果有異議的,自收到評估報告10日內,向房地產評估機構申請復核評估。對復核結果有異議的,自收到復核結果10日內,向房地產價格評估專家委員會申請鑒定。從本案現有證據看,雨山區房屋征收部門在安徽民生房地產評估有限公司對采石九華街22號作出的商業房地產市場價值評估報告后,未將該報告內容及時送達艾正云、沙德芳并公告,致使艾正云、沙德芳對其房產評估價格申請復核評估和申請房地產價格評估專家委員會鑒定的權利喪失,屬于違反法定程序。據此,判決撤銷雨山區人民政府作出的雨政征補〔2013〕21號《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書》。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

(三)典型意義

本案典型意義在于:通過嚴格的程序審查,在評估報告是否送達這一細節上,彰顯了司法對被征收人獲得公平補償權的全方位保護。房屋價值評估報告是行政機關作出補償決定最重要的依據之一,如果評估報告未及時送達,會導致被征收人申請復估和申請鑒定的法定權利無法行使,進而使得補償決定本身失去合法性基礎。本案判決敏銳地把握住了程序問題與實體權益保障的重要關聯性,果斷撤銷了補償決定,保障是充分到位的。

十三、文白安訴商城縣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一)基本案情

商城縣城關迎春臺區域的房屋大多建于30年前,破損嚴重,基礎設施落后。2012年12月8日,商城縣房屋征收部門發布《關于迎春臺棚戶區房屋征收評估機構選擇公告》,提供信陽市明宇房地產估價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安徽中安房地產評估咨詢有限公司、商城縣隆盛房地產評估事務所作為具有資質的評估機構,由被征收人選擇。后因征收人與被征收人未能協商一致,商城縣房屋征收部門于12月11日發布《關于迎春臺棚戶區房屋征收評估機構抽簽公告》,并于12月14日組織被征收人和群眾代表抽簽,確定信陽市明宇房地產估價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為該次房屋征收的價格評估機構。2012年12月24日,商城縣人民政府作出商政[2012]24號《關于迎春臺安置區改造建設房屋征收的決定》。原告文白安長期居住的迎春臺132號房屋在征收范圍內。2013年5月10日,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出具了房屋初評報告。商城縣房屋征收部門與原告在征收補償方案確定的簽約期限內未能達成補償協議,被告于2013年7月15日依據房屋評估報告作出商政補決字[2013]3號《商城縣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書》。原告不服該征收補償決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二)裁判結果

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本案被訴征收補償決定的合法性存在以下問題:(一)評估機構選擇程序不合法。商城縣房屋征收部門于2012年12月8日發布《關于迎春臺棚戶區房屋征收評估機構選擇公告》,但商城縣人民政府直到2012年12月24日才作出《關于迎春臺安置區改造建設房屋征收的決定》,即先發布房屋征收評估機構選擇公告,后作出房屋征收決定。這不符合《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二十條第一款有關“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由被征收人協商選定;協商不成的,通過多數決定、隨機選定等方式確定,具體辦法由省、自治區、直轄市制定”的規定與《河南省實施的規定》第六條的規定,違反法定程序。(二)對原告文白安的房屋權屬認定錯誤。被告在《關于文白安房屋產權主體不一致的情況說明》中稱“文白安在評估過程中拒絕配合致使評估人員未能進入房屋勘察”,但在《迎春臺安置區房地產權屬情況調查認定報告》中稱“此面積為縣征收辦入戶丈量面積、房地產權屬情況為權屬無爭議”。被告提供的證據相互矛盾,且沒有充分證據證明系因原告的原因導致被告無法履行勘察程序。且該房屋所有權證及國有土地使用權證登記的權利人均為第三人文然而非文白安,被告對該被征收土地上房屋權屬問題的認定確有錯誤。據此,一審法院判決撤銷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

(三)典型意義

本案典型意義在于:從程序合法性、實體合法性兩個角度鮮明地指出補償決定存在的硬傷。在程序合法性方面,依據有關規定突出強調了征收決定作出后才能正式確定評估機構的基本程序要求;在實體合法性方面,強調補償決定認定的被征收人必須適格。本案因存在征收決定作出前已確定了評估機構,且補償決定核定的被征收人不是合法權屬登記人的問題,故判決撤銷補償決定,彰顯了程序公正和實體公正價值的雙重意義。

十四、霍佩英訴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一)基本案情

上海市順昌路281-283號283#二層統間系原告霍佩英租賃的公有房屋,房屋類型舊里,房屋用途為居住,居住面積11.9平方米,折合建筑面積18.33平方米。該戶在冊戶口4人,即霍佩英、孫慰萱、陳偉理、孫維強。因舊城區改建需要,2012年6月2日,被告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政府作出黃府征[2012]2號房屋征收決定,原告戶居住房屋位于征收范圍內。因原告戶認為其戶經營公司,被告應當對其給予非居住房屋補償,致征收雙方未能在簽約期限內達成征收補償協議。2013年4月11日,房屋征收部門即第三人上海市黃浦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向被告報請作出征收補償決定。被告受理后于2013年4月16日召開審理協調會,因原告戶自行離開會場致協調不成。被告經審查核實相關證據材料,于2013年4月23日作出滬黃府房征補[2013]010號房屋征收補償決定,認定原告戶被征收房屋為居住房屋,決定:一、房屋征收部門以房屋產權調換的方式補償公有房屋承租人霍佩英戶,用于產權調換房屋地址為上海市徐匯區東蘭路121弄3號204室,霍佩英戶支付房屋征收部門差價款476,706.84元;二、房屋征收部門給予霍佩英戶各項補貼、獎勵費等共計492,150元,家用設施移裝費按實結算,簽約搬遷獎勵費按搬遷日期結算;三、霍佩英戶應在收到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書之日起15日內搬遷至上述產權調換房屋地址,將被征收房屋騰空。

原告不服該征收補償決定,向上海市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上海市人民政府經復議維持該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原告仍不服,遂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被訴征收補償決定。

(二)裁判結果

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具有作出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的行政職權,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行政程序合法,適用法律規范正確,未損害原告戶的合法權益。本案的主要爭議在于原告戶的被征收房屋性質應認定為居住房屋還是非居住房屋。經查,孫慰萱為法定代表人的上海楊林基隆投資有限公司、上?;∩鷳B環??萍加邢薰镜淖∷鼐鶠楸臼薪鹕絽^,雖經營地址登記為本市順昌路281號,但兩公司的營業期限自2003年12月至2008年12月止,且原告承租公房的性質為居住。原告要求被告就孫慰萱經營公司給予補償缺乏法律依據,征收補償方案亦無此規定,被訴征收補償決定對其以居住房屋進行補償于法有據。據此,一審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

(三)典型意義

本案典型意義在于:對如何界定被征收房屋是否屬于居住房屋、進而適用不同補償標準具有積極的借鑒意義。實踐中,老百姓最關注的“按什么標準補”的前提往往是“房屋屬于什么性質和用途”,這方面爭議很多。法院在實踐中通常依據房產登記證件所載明的用途認定房屋性質,但如果載明用途與被征收人的主張不一致,需要其提供營業執照和其他相關證據佐證,才有可能酌定不同補償標準。本案中原告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涉案房屋系非居住房屋,故法院不支持其訴訟請求。

十五、毛培榮訴永昌縣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

(一)基本案情

2012年1月,永昌縣人民政府擬定《永昌縣北海子景區建設項目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方案》,向社會公眾公開征求意見。期滿后,作出《關于永昌縣北海子景區建設項目涉及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的決定》并予以公告。原告毛培榮、劉吉華、毛顯峰(系夫妻、父子關系)共同共有的住宅房屋一處(面積276平方米)、工業用房一處(面積775.8平方米)均在被征收范圍內。經房屋征收部門通知,毛培榮等人選定評估機構對被征收房屋進行評估。評估報告作出后,毛培榮等人以漏評為由申請復核,評估機構復核后重新作出評估報告,并對漏評項目進行了詳細說明。同年12月26日,房屋征收部門就補償事宜與毛培榮多次協商無果后,告知其對房屋估價復核結果有異議可依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評估辦法》,在接到通知之日起10日內向金昌市房地產價格評估專家委員會申請鑒定。毛培榮在規定的期限內未申請鑒定。2013年1月9日,縣政府作出永政征補(2013)第1號《關于國有土地上毛培榮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對涉案被征收范圍內住宅房屋、房屋室內外裝飾、工業用房及附屬物、停產停業損失等進行補償,被征收人選擇貨幣補償,總補償款合計人民幣1842612元。毛培榮、劉吉華、毛顯峰認為補償不合理,補償價格過低,向市政府提起行政復議。復議機關經審查維持了縣政府作出的征收補償決定。毛培榮、劉吉華、毛顯峰不服,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征收補償決定。

(二)裁判結果

金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縣政府為公共事業的需要,組織實施縣城北海子生態保護與景區規劃建設,有權依照《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規定,征收原告國有土地上的房屋。因房屋征收部門與被征收人在征收補償方案確定的簽約期限內未達成補償協議,縣政府具有依法按照征收補償方案作出補償決定的職權。在征收補償過程中,評估機構系原告自己選定,該評估機構具有相應資質,復核評估報告對原告提出的漏評項目已作出明確說明。原告對評估復核結果雖有異議,但在規定的期限內并未向金昌市房地產價格評估專家委員會申請鑒定。因此,縣政府對因征收行為給原告的住宅房屋及其裝飾、工業用房及其附屬物、停產停業損失等給予補償,符合《甘肅省實施若干規定》的相關規定。被訴征收補償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程序合法。遂判決:駁回原告毛培榮、劉吉華、毛顯峰的訴訟請求。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

(三)典型意義

本案典型意義在于:人民法院通過發揮司法監督作用,對合乎法律法規的征收補償行為給予有力支持。在本案征收補償過程中,征收部門在聽取被征收人對征收補償方案的意見、評估機構選擇、補償范圍確定等方面,比較充分到位,保障了當事人知情權、參與權,體現了公開、公平、公正原則。通過法官釋法明理,原告逐步消除了內心疑慮和不合理的心理預期,不僅未上訴,其后不久又與征收部門達成補償協議,公益建設項目得以順利推進,案件處理取得了較好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十六、廖明耀訴龍南縣人民政府房屋強制拆遷案

(一)基本案情

原告廖明耀的房屋位于龍南縣龍南鎮龍洲村東勝圍小組,2011年被告龍南縣人民政府批復同意建設縣第一人民醫院,廖明耀的房屋被納入該建設項目拆遷范圍。就拆遷安置補償事宜,龍南縣人民政府工作人員多次與廖明耀進行協商,但因意見分歧較大未達成協議。2013年2月27日,龍南縣國土及規劃部門將廖明耀的部分房屋認定為違章建筑,并下達自行拆除違建房屋的通知。同年3月,龍南縣人民政府在未按照《行政強制法》的相關規定進行催告、未作出強制執行決定、未告知當事人訴權的情況下,組織相關部門對廖明耀的違建房屋實施強制拆除,同時對拆遷范圍內的合法房屋也進行了部分拆除,導致該房屋喪失正常使用功能。廖明耀認為龍南縣人民政府強制拆除其房屋和毀壞財產的行為嚴重侵犯其合法權益,遂于2013年7月向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請求法院確認龍南縣人民政府拆除其房屋的行政行為違法。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將該案移交安遠縣人民法院審理。安遠縣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于法定期限內向龍南縣人民政府送達了起訴狀副本和舉證通知書,但該府在法定期限內只向法院提供了對廖明耀違建房屋進行行政處罰的相關證據,沒有提供強制拆除房屋行政行為的相關證據和依據。

(二)裁判結果

安遠縣人民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三十二條、第四十三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之規定,被告對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負有舉證責任,應當在收到起訴狀副本之日起10日內提供作出具體行政行為時的證據,未提供的,應當認定該具體行政行為沒有證據。本案被告龍南縣人民政府在收到起訴狀副本和舉證通知書后,始終沒有提交強制拆除房屋行為的證據,應認定被告強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政行為沒有證據,不具有合法性。據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之規定,確認龍南縣人民政府拆除廖明耀房屋的行政行為違法。

該判決生效后,廖明耀于2014年5月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賠償訴訟。經安遠縣人民法院多次協調,最終促使廖明耀與龍南縣人民政府就違法行政行為造成的損失及拆除其全部房屋達成和解協議。廖明耀撤回起訴,行政糾紛得以實質性解決。

(三)典型意義

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凸顯了行政訴訟中行政機關的舉證責任和司法權威,對促進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積極應訴,不斷強化訴訟意識、證據意識和責任意識具有警示作用。法律和司法解釋明確規定了行政機關在訴訟中的舉證責任,不在法定期限提供證據,視為被訴行政行為沒有證據,這是法院處理此類案件的法律底線。本案中,被告將原告的合法房屋在拆除違法建筑過程中一并拆除,在其后訴訟過程中又未能在法定期限內向法院提供據以證明其行為合法的證據,因此只能承擔敗訴后果。

十七、葉呈勝、葉呈長、葉呈發訴仁化縣人民政府房屋行政強制案

(一)基本案情

2009年間,仁化縣人民政府(下稱仁化縣政府)規劃建設仁化縣有色金屬循環經濟產業基地,需要征收廣東省仁化縣周田鎮新莊村民委員會新圍村民小組的部分土地。葉呈勝、葉呈長、葉呈發(下稱葉呈勝等三人)的房屋所占土地在被征收土地范圍之內,屬于未經鄉鎮規劃批準和領取土地使用證的“兩違”建筑物。2009年8月至2013年7月間,仁化縣政府先后在被征收土地的村民委員會、村民小組張貼《關于禁止搶種搶建的通告》《征地通告》《征地預公告》《致廣大村民的一封信》《關于責令停止一切違建行為的告知書》等文書,以調查筆錄等形式告知葉呈勝等三人房屋所占土地是違法用地。2009年10月、2013年6月,仁化縣國土資源局分別發出兩份《通知》,要求葉呈發停止土地違法行為。2013年7月12日凌晨5時許,在未發強行拆除通知、未予公告的情況下,仁化縣政府組織人員對葉呈勝等三人的房屋實施強制拆除。葉呈勝等三人遂向廣東省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確認仁化縣政府強制拆除行為違法。

(二)裁判結果

廣東省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雖然葉呈勝等三人使用農村集體土地建房未經政府批準屬于違法建筑,但仁化縣政府在2013年7月12日凌晨對葉呈勝等三人所建的房屋進行強制拆除,程序上存在嚴重瑕疵,即采取強制拆除前未向葉呈勝等三人發出強制拆除通知,未向強拆房屋所在地的村民委員會、村民小組張貼公告限期自行拆除,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三十四條、第四十四的規定。而且,仁化縣政府在夜間實施行政強制執行,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四十三條第一款有關“行政機關不得在夜間或者法定節假日實行強制執行”的規定。據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七條的規定,判決:確認仁化縣政府于2013年7月12日對葉呈勝等三人房屋實施行政強制拆除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

(三)典型意義

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充分體現了行政審判監督政府依法行政、保障公民基本權益的重要職能。即使對于違法建筑的強制拆除,也要嚴格遵循《行政強制法》的程序性規定,拆除之前應當先通知相對人自行拆除,在當地張貼公告且不得在夜間拆除。本案被告未遵循這些程序要求,被人民法院判決確認違法?!缎姓娭品ā纷?012年1月1日起至今施行不久,本案判決有助于推動該法在行政審判中的正確適用。

十八、葉漢祥訴湖南省株洲市規劃局、株洲市石峰區人民政府不履行拆除違法建筑法定職責案

(一)基本案情

2010年7月,株洲市石峰區田心街道東門社區民主村小東門散戶111號戶主沈富湘,在未經被告株洲市規劃局等有關單位批準的情況下,將其父沈漢如遺留舊房拆除,新建和擴建新房,嚴重影響了原告葉漢祥的通行和采光。原告于2010年7月9日向被告株洲市規劃局舉報。該局于2010年10月對沈富湘新建擴建房屋進行調查、勘驗,于2010年10月23日,對沈富湘作出了株規罰告(石峰)字(2010)第(462)行政處罰告知書,告知其建房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四十條,屬違法建設。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八條之規定,限接到告知書之日起,五天內自行無償拆除,限期不拆除的,將由株洲市石峰區人民政府組織拆除。該告知書送達沈富湘本人,其未能拆除。原告葉漢祥于2010年至2013年通過向株洲市石峰區田心街道東門社區委員會、株洲市規劃局、株洲市石峰區人民政府舉報和請求依法履行強制拆除沈富湘違法建筑行政義務,采取申請書等請求形式未能及時解決。2013年3月8日,被告株洲市規劃局以株規罰字(石2013)字第6021號對沈富湘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沈富湘的建房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四十條和《湖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辦法》第二十五條之規定,屬違法建設。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四條和《湖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辦法》第五十一條之規定,限沈富湘接到決定書之日起,三日內自行無償拆除。如限期不自行履行本決定,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八條和《湖南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辦法》第五十四條及株政發(2008)36號文件規定,將由石峰區人民政府組織實施強制拆除。由于被告株洲市規劃局、株洲市石峰區人民政府未能完全履行拆除違法建筑法定職責,原告于2013年6月5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二)裁判結果

株洲市荷塘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株洲市石峰區人民政府于2010年12月接到株洲市規劃局對沈富湘株規罰告字(2010)第004號行政處罰告知書和株規罰字(石2013)第002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后,應按照株洲市規劃局的授權積極履行法定職責,組織實施強制拆除違法建設。雖然被告株洲市石峰區人民政府在履行職責中對沈富湘違法建設進行協調等工作,但未積極采取措施,其拆除違法建設工作未到位,屬于不完全履行拆除違法建筑的法定職責。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三款的規定,判決被告株洲市石峰區人民政府在三個月內履行拆除沈富湘違法建設法定職責的行政行為。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

(三)典型意義

本案典型意義在于:以違法建設相鄰權人提起的行政不作為訴訟為載體,有效發揮司法能動性,督促行政機關切實充分地履行拆除違建、保障民生的法定職責。針對各地違法建設數量龐大,局部地區有所蔓延的態勢,雖然《城鄉規劃法》規定了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對違反城市規劃、鄉鎮人民政府對違反鄉村規劃的違法建設有權強制拆除,但實際情況不甚理想。違法建設侵犯相鄰權人合法權益難以救濟成為一種普遍現象和薄弱環節,本案判決在這一問題上表明法院應有態度:即使行政機關對違建采取過一定查處措施,但如果不到位仍構成不完全履行法定職責,法院有權要求行政機關進一步履行到位。這方面審判力度需要不斷加強。

    咨詢電話:139 1168 6980

上一篇:拆遷維權誤區! 下一篇:哪些拆遷行為可以行政訴訟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新浪和网易 腾讯哪个赚钱 上海福彩时时乐单选100期走势图 新疆11选5开奖时间 快乐双彩2020009期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推荐预测单双 贵州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手机版北京pk10预测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2020年海南环岛赛车彩票玩法 新手怎样买股票怎样卖股票 哪个彩票软件有秒秒彩